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人物】 黃泓翔:NGO并不都是西方反華勢力,但別以為其背后沒有政治博弈

【人物】 黃泓翔:NGO并不都是西方反華勢力,但別以為其背后沒有政治博弈

2019-10-21 11:16:06  來源: 中南屋  作者: 黃泓翔    點擊數量:745

 

 

有一個問題困擾了我近十年:NGO到底是不是西方反華勢力用來攻擊中國的工具?

 

 

2011年,還在哥倫比亞大學讀書的我,利用假期到南美洲厄瓜多爾做調研。當時,中國公司在當地要做一個銅礦項目,遭到了許多NGO的反對。那些NGO,甚至假裝去中國使館辦簽證,搞了一次“占領中國大使館”的活動。

 

 


2011年,黃泓翔在厄瓜多爾調研

 

 

盡管這些NGO聲稱的訴求是環境保護、維護土著人權益,但在許多當地的中國公司和華人看來,那些都只是表面原因。

 

 

根本上,還是西方人對中國人在這里的發展有所不滿,覺得中國損害到了他們的利益,所以資助了NGO來給中國公司制造麻煩,遏制中國經濟在南美的發展。

 

 

這樣說不是毫無根據的。因為,那些鬧事的NGO中,有的總部在歐美,有的資金源頭是西方政府、基金會,或是大型NGO在當地的NGO分部。所以,說這些NGO是西方資助的,確實沒有問題。

 

 

當然,如果我們再深究一些,會發現確實NGO就是歐美西方世界的產物,主要資金源頭也都在西方——至少中國《境外NGO管理法》出臺之前,在中國活動的多數NGO,資金也還是西方的;中國的許多學者,也拿西方NGO的資助。所以,似乎錢來自西方,似乎并不是某個NGO的問題,而是NGO整個系統的特征。


 

圖源網絡

 

 

那些抨擊中國礦業項目的厄瓜多爾NGO工作者跟作為客觀調研者的我,個人關系都不錯,因而,我也會很直接地盯著他們眼睛問他們:你們是對中國人有意見嗎?

 

 

“不是,我們也抵制許多歐美的公司和項目。我們反對的不是中國,而是有問題的項目。而且其實中國反而不是我們的重點,我們抗議的重點是我們自己的政府。” 伊思潘拉滋,“生態行動”的負責人告訴我。我看得出她是真誠的。

 

 

 

也是她,領導了那次“占領中國大使館”活動。

 

 

為了解答疑問,當我回到美國后,在華盛頓拜訪了一家叫HRW的NGO——這是一家著名的被認為“反華”的美國NGO,出了很多我們認為是“抹黑中國”的報告。

 

 

記者出身的我,面對他們的工作人員依然毫不客氣:“你們是不是拿美國政府的錢,存心抹黑中國?實現美國的政治目的?”

 

 

對方笑了,對我說:“為了保持中立,HRW堅決不拿來自任何政府部門的經費。而且,他們不只是抨擊中國,也抨擊美國。”

 

 


媒體上關于“關塔那摩監獄虐囚事件”的配圖 圖源網絡

 

 

“美國關塔那摩監獄虐囚事件,就是我們調查和揭露出來的。那美國政府還資助我們抹黑美國咯?”對方也非常誠懇。

 

 

我更加困惑了。我不太相信這家美國NGO沒有政府資金,但是,如果仔細看看他們的活動,而不是只與中國有關的活動,會發現,他們抨擊最多的,其實是美國。

 

 

這一點,后來在調研中,我發現其他類似機構也一樣,例如AI。

 

 

我們總覺得他們針對中國,其實只是因為我們不怎么關注他們做的跟中國無關的事情、和與中國無關的言論而已。

 

 

這叫選擇性觀察。

 

 

不過,我的疑惑依然沒有消解,總覺得一切看上去很合理,合理的背后卻有著更大的一盤棋。

 

 

2018年,我在厄瓜多爾遇到了在厄瓜多爾某大學任教的加拿大學者威廉。他可能是我解惑過程中的轉折點。

 

在厄瓜多爾,當地人針對中國企業的抗議

 

 

他以前研究過中國和加拿大企業在非洲發展的對比,是一位實地調研經驗豐富的學者。而且,像許多西方學者一樣,他選擇了扎根在這些聽上去落后的地區生活,積累對這一部分世界的理解。

 

 

我告訴他,許多中國人覺得NGO是西方用來遏制中國的工具。

 

 

他說:“那是絕對的。”

 

 

我搬出了之前NGO給我的解釋——想想挺搞笑的,那一刻,一個西方人在說NGO是西方遏制中國的工具,一個中國人卻在為NGO辯解。

 

 

威廉很認真地告訴我:“你不能只看他們是否也攻擊了西方的公司、問題,要看他們所倡導、推崇的整個社會系統,從長遠來說到底對誰更有利。”

 

 

我如夢初醒,若有所思。

 

黃泓翔在南美調研

 

 

從那之后,通過更多在南美洲、非洲、亞太地區的調研,我更詳細地去觀察NGO與中西博弈之間的關聯,逐漸發現了一個無比精美的全球系統:

 

 

客觀上,環保的、女性權益的NGO工作者們真心都在為某一個自己在乎的、普世價值的東西而努力,他們絲毫沒有參與國家政治博弈的意圖,許多甚至對政治與國際關系毫無興趣;也是客觀上,他們所做的許多工作,確確實實幫助了西方的政治意圖。

 

 

國際環保組織工作人員出于對地球的關切,調查中國的環境污染問題。這份報告后來到了國際政府間會議,便成了西方國家政府代表拿來說事的武器。

 

 

國際發展組織工作人員出于對可持續發展的關切,調查中國企業在非洲的農業、林業、礦業項目。這些資料后來變成了公開信息,告訴別人中國企業在非洲的許多布局細節。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在埃塞俄比亞調研時的一次對話。

 

 

非洲之角上的埃塞俄比亞本來與中國關系緊密,其經濟發展模式使其被稱為是“中國在非洲的好學生”。而新總理(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那個人)上臺后,迎合西方價值觀,鼓勵本國NGO發展、女性權利、獨立媒體,聽上去沒什么毛病。

 

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阿里 圖源網絡

 

當時,還在調研的我拜訪了當地一個著名人權活動NGO負責人,問:新的時代環境下,他們會有什么新計劃?

 

 

他說了許多,其中一個是“調查外國企業在埃塞俄比亞的人權侵犯問題”。

 

 

聽上去也沒有問題,如果不考慮一個背景——在埃塞俄比亞,中國是突出的外國企業。而這些中國企業一直被認為存在“剝削勞工”等人權問題。

 

 

這位負責人平生都在為民主、自由奮斗,他是真誠相信中國企業“剝削勞工”的,雖然他對中國雖然不太了解,卻也毫無惡意。

 

 

跟我一起在當地中餐廳吃飯的時候,他就像我許多普通的非洲友人一樣,眼神真摯,笑容爽朗。他并不像是我的敵人。

 

 


中國企業在肯尼亞承建的房地產項目

 

 

那天吃完飯回家的路上,我有點不寒而栗:在世界的舞臺上,一張巨大的網交織著,形成了一個系統。這個系統看上去是中立客觀的,里面的人也無惡意。但是,這個系統有它運作的規則。最熟悉這些規則的,自然是其締造者們。

 

 

隨著中國逐漸走向世界,理解關于這個世界如何運作,例如理解NGO所構成的國際系統,學會應對NGO,甚至學會使用NGO,可能是中國的必學一課。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