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對話】當你申請無望時,21歲的她即將第3次去聯合國實習

【對話】當你申請無望時,21歲的她即將第3次去聯合國實習

2019-10-21 11:31:24  來源:中南屋  作者:宛瑾    點擊數量:857

 

 

近十年在過去的三年里,21歲的王姝踏上了世界上三個最不發達的國家:她在老撾度過了半年時光,與如孤島般的國中之國萊索托短暫邂逅,今年又在肯尼亞度過了夏天。飛越湖海和山川,在不同的國家落地,去融入各種各樣的人群,對執著于“國際發展”的王姝來說,是永不厭倦的探索,更是永不疲累的追逐。

 

 


 
 

 

“做國際發展就意味著你要做一個異鄉人”,從肯尼亞回來之后,她這樣寫道。
 
 

異鄉人的身份意味著什么?小時候的王姝或許并不清楚,那個時候她的夢想是能去不同的國家。如今在國際發展的道路上行走了數年,除了時常為自己的選擇和兒時的夢想不謀而合感到驚喜,王姝也越來越意識到,這個身份帶來的是擁抱多樣性的機會,也意味著在矛盾的碰撞中尋覓到發展機遇的可能。

 

1


聯合國艾滋病署的工作
讓我認準了國際發展

 

7月的老撾炎熱而潮濕,這個被聯合國認定為最不發達國家之一的東南亞小國,對王姝這個“異鄉人”而言有著無盡的吸引力。2017年,在聯合國艾滋病署駐老撾辦事處實習的半年里,王姝工作之余最喜歡的就是騎著她的廉價自行車,穿行在凱旋門(patuxai)、咖啡廳和寺廟之間,用自己和小伙伴們現學現賣的老撾語,探索市井里的文化特色。

 

王姝朋友Timothy鏡頭下的老撾

 

 

然而在此之前,王姝怎么也沒有想到,剛剛大一的她真能申請上聯合國的實習。經歷了校內選拔、香港義工處面試和聯合國官員的篩選,憑借著不錯的英語和高中打模聯、闖南北時積累的國際視野,成為了所有入選者里年齡最小的學生。而更讓她沒想到的是,這份憑借“運氣”獲得的實習,會讓自己在大一就確定了一條日后會走很久的路——國際發展。

 

 

王姝(右二)和另外3個去老撾的香港聯合國志愿者,一起學習當地語言,并把微信群名改成了“4 laotians”(老撾語,意為四個老撾人)

 

 

聯合國艾滋病署駐老撾辦事處人不多,平時只有老板和王姝兩個人。老板的工作很忙,所以當統籌世界艾滋病日(12月1日)系列活動的任務落到王姝身上時,她很頭大。讓她感覺舉步維艱的是,其中一個她策劃的Ted Talk式艾滋病主題分享活動,在籌辦之初老板就出差了,別說沒有贊助,連拉贊助的人都沒有。

 

 

一心想要辦好活動的王姝只好硬著頭皮一切從頭開始:找誰拉贊助?如何挑選分享的嘉賓?從哪里找到一個艾滋病患者?如何讓他愿意上臺來分享自己的經歷?如何讓更多的人愿意來聽?

 

 

“我也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老板和我說做個小點規模的就行了,但我希望活動能讓更多人知道,幫助更多人”,對最終結果并沒有什么信心的王姝說,自己只是盡可能把不確定的問題一個個敲定,把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一個個做好,就像高中為了加入心儀的模擬聯合國社團,她特意去找了負責老師三次,最后甚至把一封信從門縫里塞進了老師辦公室——“我那個時候也不知道她到底會不會答應”,王姝想了想,“但我做到這份上,真的盡力了。”

 

 

這次她依然盡力了。憑著熱情、真誠、專業的態度以及工作前期積累的人脈,王姝最后不僅爭取到了法國紅十字會的資助,還確定了包括一位確診艾滋病患者在內的四位分享嘉賓。

 

當時世界艾滋病日主題分享活動的宣傳海報

 

 

“當時為了和一個分享嘉賓對稿子,我騎自行車騎了半個鐘頭到他辦公室,”王姝笑,“真的覺得自己太不容易了。”老撾的節奏很慢,大家的工作風格也比較閑散,為了督促嘉賓按計劃完成任務,確定分享的內容不至于與主題脫節,王姝只能一個一個上門拜訪。

 

 

最終,王姝“一意孤行”籌辦的分享活動有100多人出席,那位受邀的艾滋病患者,坐著長途大巴,一路顛簸,跨省來到老撾的首都分享自己如何定期接受治療,如何面對患病之后的生活;來自其他機構的伙伴在臺上演示艾滋病測試的過程,歐盟和法國大使甚至上臺參與了唾液檢測,為大家祛魅;還有很多王姝在聯合國和當地的朋友也都前來支持……

 

由王姝統籌的世界艾滋病主題日活動的大合影

 

 

“真的很感動,尤其是看到那位跨省前來分享的艾滋患者”,座無虛席的活動和嘉賓分享后的掌聲,讓王姝深感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真的值得。”

 

跨省趕來參與分享活動的艾滋病患者

 

 

而正是這段在老撾的經歷,讓王姝感受到了做國際發展的魅力:雖是在他鄉,卻能夠在當地有自己的生活和圈子;即使并不精通當地語言,但學習和融入的過程總是妙不可言;縱然人與人之間的信仰和境遇千差萬別,但總有些共通的東西能把彼此連結在一起——矛盾和挑戰處處可見,但個人發展和社會發展的可能卻能在碰撞中一點點顯現。

 

 

世界艾滋病日的活動上,王姝代表聯合國艾滋病署致歡迎辭

 

2

與當初離開非洲的自己和解

 

從老撾回來的王姝轉學去了新西蘭,繼續攻讀自己熱愛的社會學,并兼修了統計學專業。在聯合國艾滋病署老撾辦事處的這樣一份“高起點”工作,作為王姝實踐“國際發展”的開始,也讓更多的機遇為她的探索和實踐敞開了大門。

 

 

2018年底,王姝又一次成功申請到了聯合國的工作——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這一次的工作地點是在非洲萊索托,按計劃她將要在那里做一年志愿工作,但事實上,2019年1月10日輾轉了多趟航班飛去萊索托的王姝,只在那里待了一周多。

 

 

當初面對工作介紹上“relatively safe”的模糊字眼,王姝并沒有想多,第一份聯合國的實習經歷讓她對這份志愿工作充滿了美好的想象。“天吶我要去非洲了!”王姝笑稱自己當時得知有機會去萊索托時過于興奮。但是隨后而來的行程通知和接待事宜并不讓人愉快,經歷了臨時改航班、退簽租房的幾番波折后,王姝終于來到了這個同樣處于最不發達名單之列的國家。

 

 

臨行前,王姝收到的來自朋友妹妹的祝福卡片

 

 

“從機場到酒店的路上,大片大片的荒草,零零星星的、穿著特色服飾的人以及成群結隊的牲畜,遠遠地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這里像是一個被包圍起來的、孤島般的城市。”荒蕪、蕭瑟的萊索托給王姝的期待蒙上了一層陰翳。

 

 

隨后而來的安全問題,同樣也讓王姝感到焦慮:比她先到一個月的同事韓國小姐姐剛來不久就在街上遭遇了搶劫,當地同事也有相似的經歷,再加上當地并沒有專業機構去幫助他們熟悉社會情況,王姝覺得很不安。在反復和大使館確認了當地的安全狀況是連正常出門都會受到影響之后,幾個晚上徹夜難眠的王姝終于決定回國。

 

 

“我是那種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言放棄的人,”王姝相信自己這一點,尤其是面對自己期待了很久的機會時。如今做出離開的決定,需要的勇氣可想而知。畢竟在從萊索托離開之前,她的人生詞典里從來都沒有“中途放棄”這個詞。

 

 

“我在去之前對萊索托了解得不多,關于這個國家的資料真的少之又少,和我的預期不太一樣。”一直認為所有問題都可以被現場解決的王姝,這次的決定,給一直往前沖的自己踩下了急剎車——做選擇時的勇氣固然可貴,但也要查更多資料,做好充足的準備和適當的預期。

 

 

 

2017年,王姝與聯合國老撾辦事處工作的實習生們一起慶祝生日。在經歷了萊索托之行后,她意識到自己比較理想的狀態是:在他鄉追求自己熱愛的事業的同時,也能有自己的生活和圈子。

 

 

最開始的一段時間王姝有些氣餒和失落,尤其是得知韓國同事依然留在萊索托后。但王姝現在并不后悔自己的離開,“我從那時起知道了我的底線是我想要正常的生活。”雖然保持一定程度的警惕是“異鄉人”剛剛進入到一個陌生環境時必須具備的,但王姝希望能在他鄉有“自己的生活和圈子”,擁有一些談得來的朋友,一起并肩為熱愛的國際發展事業貢獻力量,而不是像在萊索托時那樣如“孤島”一般無依無援。

 

 

“我一直在努力和之前離開非洲的自己和解,我覺得我慢慢還是做到了。”

 

3


去更危險的地方賺錢?
接受不同,才能感同身受

 

 

為了更了解非洲,明確自己是否未來還會在非洲從事長期的工作,王姝決定再去非洲看看。這一次,她想到了自己關注很久的中南屋,“我一直對各種青年活動很感興趣,中南屋算是我了解得做得比較有意思的”,于是最終王姝選擇加入中南屋在肯尼亞進行的海外華人安全調研項目。

 

 

2019年7月,帶著之前在萊索托的遺憾,也帶著對非洲大陸安全問題的好奇,王姝終于再一次回到了非洲。

 

 

調研行程中,黃泓翔老師正在和王姝所在的調研小組討論課題

 

 

在肯尼亞的調研中,學員們被分為幾個小組,分別去中餐館、華人街等華人比較多的地方發放問卷,進行實地采訪。雖然連續四五天都去發問卷有點枯燥,但是王姝覺得和很多不同的人聊天非常有意思,“我真的很喜歡和別人聊天”,王姝說,“在一個商場里,我們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聽他們分享的經歷,會覺得每個人都好不一樣——為什么他要留在這里,他對安全問題怎么看,我真的很想知道。”

 

 

喜歡與別人交流的王姝很迅速地和中餐館的老板、顧客們熟絡起來,對肯尼亞的華人群體所面對的安全隱患有了更深的了解。“不同行業的人所面對的安全問題不太一樣。”王姝總結,對待安全問題的態度也不盡相同,當有些人在極力規避風險的時候,也有一些生意人覺得肯尼亞“不夠危險”,他們要去更危險的地方賺錢。

 

王姝和在肯尼亞調研的時候,向當地的華人了解她們眼中的華人安全現狀

 

 

“你可能很難理解他們的想法或者生活習慣,這其中并沒有誰對誰錯,只是你和他不一樣而已。”“去更危險的地方賺錢”這樣一個看似瘋狂的想法,在王姝看來其背后的邏輯卻能解答一切:危險的地方物價更高,他們愿意為高利潤承擔更高的風險。

 

 

在調研過程中,王姝越來越意識到“尊重、包容、開放”對于一個“異鄉人”而言有多么重要。

 

調研小組在當地中國餐館前的合影

 

 

在他鄉,“異鄉人”的立場一定程度上決定著差異背后的邏輯是否能被條分縷析出來。接受差異的存在才有可能感同身受,才能充分理解另一個群體的處境和遭遇的問題。在“他鄉”生活,尊重多樣化的選擇,融入當地的文化,是每一個有志于從事國際發展事業的“異鄉人”應秉持的心態。


4


我不想當一個盲從者

 

“大概是和調研課題有關,我聽了很多當地人的真實故事,讓我覺得非洲并不是那么安全”,王姝坦言,肯尼亞之行讓她對非洲國家有了更清醒地認識。王姝覺得自己會在未來嘗試選擇一個相對發展不錯的非洲國家工作幾年,與國際發展的實踐者們一起探索前行,也為更非主流文化的群體發出聲音。

 

 

“她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女孩,視野很開闊,經歷也很豐富。”這是中南屋肯尼亞項目的帶隊老師,對王姝的評價。這個在調研第三天晚上就因為對行程安排和調研內容有異議,專門來和老師交流的學生,讓人印象深刻。

 

在肯尼亞,王姝(中間)和調研小組一起討論課題

 

 

“我不想做盲從者。”骨子里很有棱角的王姝在日常生活里并不是鋒芒畢露,她和自己在奧克蘭大學周圍中餐館里的老板大廚們打成一片,也和朋友們聊些瑣碎的話題。但有異議就要交流,做理性的抗爭者和溝通者,始終是王姝對自己的期許,一個合格的“異見分子”。

 

 

如今,“異鄉人”的王姝,在國際發展的道路上已如愿行走了數載,回首來路,無論是努力爭取的初試機會、意料之外的相識經歷,還是有心拾起的朝花、無意撞見的舊景,如今在王姝看來,都有各自深意:或為她指引了方向,或為她明確了底線,或告訴了她自己的堅持和熱情安在何處,或讓她更加明確自己希望以何種方式前行。

 

王姝在新西蘭玩滑翔傘時候的照片

 

 

今年11月,王姝又將開始她在聯合國的第三份工作,與兩年之前驚人的巧合,同樣是聯合國艾滋病署,這一次她在北京。

 

 

盤旋兜轉里,異鄉人的輕舟早已越過了萬重山川。

 

 

寫在最后:

想要申請聯合國實習?來自王姝的建議——

 

1. 最基本的要求是英語口語交流無障礙,英文寫作很不錯;
2. 最好有一些志愿者活動、社團活動經驗,可以分類寫,比如青年論壇、女性賦權、社企創新等;
3. 表現出對社會話題的熱情和想要做出改變的愿望;
4. 經驗匹配度越高,幾率越大,可以同時申請聯合國內部的多個崗位。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