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系列】當前社會組織支持平臺建設的關鍵問題(四)

【系列】當前社會組織支持平臺建設的關鍵問題(四)

2019-10-22 09:19:16  來源:協作者云公益  作者:李濤    點擊數量:697

 

 

當前社會組織支持平臺建設的關鍵問題(四):

社會組織承接平臺運營的優勢與障礙

 

李濤,“協作者”(Facilitators)創始人、北京協作者中心主任,中國社會工作學會常務理事,國務院婦兒工委兒童工作國家智庫專家、民政部全國社會組織教育培訓師,新京報第十屆“十大感動社區人物”,民政部全國首批社會工作領軍人才。他于1996年擔任媒體記者時參與社會公益,2003年發起成立國內最早的民辦社會工作機構之一“協作者”,致力于賦權流動人口,推動NGO與政府、企業、學界的跨界合作。

 

 

本文亦是北京協作者承接中心運營工作團隊全體成員的實踐成果,特別是劉倩,王亞男,魯雷廷,余曉雪,白先枝,邢玉芳,何慧,李真等同事對本文的貢獻。

 

 

 

原文《當前社會組織支持平臺建設的關鍵問題——以北京市社會組織發展服務中心為例》刊載于《中國社會組織報告》(2019)藍皮書,協作者云公益陸續進行推送。

 

 

(一)中心成功的主要得益優勢
 

 

中心之所以采取社會化運營的目的,就是發揮社會組織的公益性、實踐性、創新性和專業性等優勢,整合資源,降低服務成本,提升服務的效率與質量。

 

1.
踐行公益使命優勢,樹立公信力

 

社會組織與與企業的根本不同在于兩者的使命不同,社會組織發展自我的目的并不是為了組織自身做大做強,而是有效服務被市場忽視甚至排斥的困難人群,以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社會發展為己任,因此社會組織領域的規模化發展不像企業那樣的跑馬占地搞壟斷,而是帶動更多的力量參與社會建設。正是基于以上認識,北京協作者將促進社會組織行業發展視為組織使命,多年來堅持探索有效解決社會問題的專業技術,進而無條件開放技術,讓包括社會組織在內的服務對象,有能力解決問題,參與社會發展,而非讓服務對象永遠依賴自己的組織和技術。通過“大家幫助大家”,解決了回應社會組織多元化需求的關鍵問題。

 

 

北京協作者在服務社會組織的實踐中發現,相當一部分社會組織之所以發展困難,并非能力不足,而是“不知道干什么”,使命缺失成為當下制約社會組織行業發展的主要障礙之一。在羞于談社會使命與情懷的商業社會,北京協作者堅守的社會使命和情懷反而成為稀缺資源,而正是強烈的社會使命感,促使北京協作者敢于面對風險挑戰,抓住了歷史的機遇,承擔起中心運營的責任,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而在中心運營過程中,使命感通過組織文化建設與制度管理,轉化為強大的生產力,造就了一支開放、專業、踏實、有責任擔當的運營團隊,并在短時間內使中心建立了良好的公信力和吸引力,而這恰恰是運營社會組織培育孵化平臺最寶貴的核心能力。

 

 

 

 

2.
發揮實踐性優勢,尊重草根參與

 

一些支持性平臺習慣于將社會組織視為沒有能力亟須改造的“被培訓對象”,忽略了社會組織自身發展的能動性,在培訓什么、怎么支持方面,往往是技術精英決定。我們難以想象持有這種理念的支持性組織會協助草根組織真正成長。理論與實踐脫節,概念創新替代了艱苦實踐,喪失了對草根組織的同理和尊重,背棄了社會組織參與性的精髓,不懂甚至輕視一線服務工作……由此構成了當前社會組織培育扶持工作投入大而效果差的一系列癥結所在。

 

 

社會組織涉及的知識大多是應用科學,一個相同的問題在不同的組織和服務情景下有不同的呈現方式,這種對個性化需求的同理和回應能力,必須建立在大量的感同身受的直接經驗積累基礎上。與那些只做培訓的支持性組織不同,北京協作者堅持扎根基層開展服務,不僅深知堅守在社會底層開展一線服務的草根組織的艱辛和不易,而且積累了豐富的實務經驗和案例,小到如何實現社區動員,如何評估需求,如何開展社區服務,大到項目管理、戰略管理、團隊管理和組織治理等,北京協作者通過“服務創新——研究倡導——專業支持”三位一體的戰略服務體系,不斷地把實務經驗轉化為技術支持,從而形成一種良性循環,也構成了社會組織培育孵化領域的“草根實踐優勢”。

 

 

3.
發揮專業性優勢,豐富培育體系

 

社會組織不同于國家和市場,其管理運作更多的是依靠非強制非牟利的價值文化構成的軟實力,但長期以來,人們很難說清楚社會組織的價值文化究竟是什么,更難以在具體的組織管理和服務管理中作為技巧進行應用,造成社會組織建設領域相對缺乏,包括理念、理論和方法工具的專業支撐。而反觀社會工作發展歷程,正是伴隨著市民社會建設而同步發展的,從而催生了以社會組織為組織載體,以社會工作為專業支撐的“科學的慈善”。然而,由于兩者在我國起步晚,管理序列不同,導致社會組織和社會工作無論在教育和實務上都存在較大的撕裂。

 

 

北京協作者作為我國內地成立最早的民辦社會工作機構之一,機構不僅形成了以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為主體,以社會工作專業理念為指引,以社會社會工作專業理論為依據,以社會工作專業方法為手段的專業服務體系,而且在實踐中將這些專業理念與方法應用于組織建設與專業支持工作,成為國內少數具備社會工作與社會組織跨界實踐經驗的組織。在中心運營服務中,北京協作者充分發揮了這一專業優勢,將社會工作的助人自助、為服務對象而服務、平等尊重、真誠接納等具體的專業理念和倫理,以及個案咨詢、小組工作、社區工作、社會工作行政等方法,應用于社會組織培育孵化工作,不僅豐富了社會組織培育服務體系,也延伸和創新了本土社會工作的服務領域和功能。

 

4.
發揮整合性優勢,形成政社合力

 

 

無論何種合作方式,平臺運營方都應充分評估分析相關利益方,組織協調政府、企業和社會組織等多方力量,發揮各自優勢參與平臺運營服務。然而,現實中往往由于政府、社會組織和企業三者的服務理念與工作方式的差異,而導致三方非但難以形成合力,反而造成消耗。

 

 

中心的成立得益于北京市民政局的壯士斷腕般的改革勇氣,以及市社團辦領導和各業務處室探求社會組織管理體系創新的智慧。而北京協作者多年來在推動政府職能轉移方面積累的政社合作經驗,在一線服務中積累的資源整合經驗,以及務實開放的工作作風,則構成了兩者非常寶貴的信任基礎。市社團辦賦予中心承擔的年檢預審、政策咨詢等事務性服務職能,以及中心特殊的組織背景與地理位置,使中心具有天然的權威性和吸引力,與北京協作者的專業性和服務性結合,并通過雙方建立的極富創造性的政社合作機制,構成了中心自上而下的行政支持與自下而上的社會支持相結合的資源優勢。

 

 

“我們要真正地體會行政體系和一個草根的社會體系的合作,需要看清兩方面的含義,一個是互補的氣質,一個是互補的機制。”市社團辦主任溫慶云說,“在整個體制建設改革的過程中,中心走出了一條具有北京特點的道路,政府轉變職能、購買服務,進行權力遷移,這在各個領域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整合性優勢同樣被應用到中心技術資源的發展中。如前所述,中心建立了多方參與的專家隊伍和支持伙伴隊伍,在使用這些技術資源服務社會組織的過程中,中心則發揮資源整合功能,將這些技術資源不斷整合迭代,生成新的應用技術。比如,中心引導和支持財務專家、品牌建設專家和司法工作者結合社會組織需求和特點,將碎片化的知識整合成系列社會組織專業管理課程,并編輯形成技術手冊。信息化建設決定中心的工作效率,然而中心發現當前的信息技術都是針對政府和企業,且各成體系,費用昂貴,難以滿足中心的需要。為此,中心整合信息技術,自行開發了適合中心運營管理的信息系統,僅此一項就為中心節省了大筆資金。更為難得的是,中心將信息化建設經驗轉化成培訓課程,向社會組織進行開放。

 

 

5.
發揮創新性優勢,促進制度創新

 

中心的社會化運營本身即是一項富有時代特色的制度創新,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

 

(1)合作機制創新。中心創新出自上而下的行政支持與自下而上的社會支持相結合的“政社合作”的平臺運營機制,為社會組織承接政府轉移職能,實現社會組織自我管理,協同治理,趟出了一條全新的道路。

 

(2)服務理念創新。中心改變傳統培育孵化工作中視社會組織為“被孵化”“被改造”“被服務”的認識,鼓勵接受服務的組織的參與,創新出“雙向支持、多方參與、共建共享”的運營服務理念。

 

(3)服務理論創新。長期以來,社會組織建設領域缺乏理論支撐,更多的是依靠使命感和奉獻精神。北京協作者將優勢視角理論、增能理論、系統理論、社會支持理論和社會資本理論,結合長期的服務實踐和本土實際,融合到社會組織培育扶持工作中。其中,在系統理論看來,服務對象的問題是由其自身問題與環境問題共同造成的,因此培育扶持的過程必須將社會組織放到其所在的行業、社區和社會系統之中去,才能真正為他們提供有效的支持。中心依據社會支持網絡理論,從發展因素、個人因素以及環境因素,為社會組織及其工作者構建包括公益導師計劃、資源聯合體、公益協作空間在內的社會支持網絡,幫助社會組織解決發展中的問題,并重點幫助其學習如何建立和利用好社會支持網絡。同時,中心用優勢視角審視尋求幫助的社會組織,發掘其內在潛力,并通過增強權能取向的服務,著重于增強社會組織的權能。
 

 

由此構成了系統而專業的“大家幫助大家”的培育扶持模式。

 

 

 

 

 

(4)服務方法創新。中心突破傳統的“出殼入殼”的培育孵化方式,依據社會組織不同發展階段的實際需求,系統性、針對性、持續性地進行服務,并注重將服務與行動研究、政策倡導結合起來,協助政府進行政策創新,推動發展環境的改變。其中,中心建立社會組織資源聯合體、市區街三級社會組織培育扶持體系、社會組織資源配置體系等方面的工作方法,不僅為其他組織積累了寶貴的可借鑒的經驗,而且推動了相關政策意見的出臺。

 

 

2017年3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結合市級支持平臺的實踐經驗,發布了《北京市民政局關于社會組織培育孵化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京民社發〔2017〕61號)(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導意見》明確了各級各類社會組織培育孵化機構在全市社會組織培育扶持體系化建設中的功能作用,并將“加強全市社會組織培育孵化體系協同機制建設”寫入《指導意見》。

 

 

2017年10月26日,北京市財政局、北京市民政局和北京市社會建設工作辦公室聯合發布了《關于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支持社會組織培育發展的實施意見》(京財綜〔2017〕2254號)(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實施意見》明確提出了“民政和社會建設部門應牽頭推進市、區、街(鄉鎮)三級社會組織培育孵化體系建設,發揮好支持型、樞紐型社會組織在推進社會組織培育孵化中的專業支持和核心樞紐作用。”

 

6.
發揮學習性優勢,保障技術轉化

 

 

社會組織提升自身發展能力應是為了更有效的達成使命,而不是強調自身做大做強,否則機構有可能淪為一個喪失核心價值的官僚化團隊。在該理念指引下,北京協作者提出了“組織者與志愿者、服務對象、伙伴機構共同參與、共同成長”的能力建設理念,一是將服務管理與行動學習結合。每一個服務活動均需要社會工作者嚴格按照“需求評估—方案設計—論證籌備—完善方案—實施方案—總結評估”的服務流程開展,使服務成為“實踐—反思—總結—創新”的能力建設過程。二是將服務與參與式學習結合。團隊能力建設都會邀請服務對象與志愿者共同參與,將服務與參與式學習結合。三是將能力建設納入服務績效評價。將服務對象與志愿者、社會工作者能力是否得到提升,作為評估每一項服務活動成效的重要指標,鼓勵包括服務對象在內的成員在服務中加強自我評估與自我學習能力。四是建立專業督導體系。北京協作者鼓勵資深社工進行督導專業學習和實踐,逐漸組建了一支實務經驗豐富、專業知識功底深厚的督導隊伍,并形成了一對一督導、小組督導、書面督導等多元化的督導體系。由此,北京協作者構建了完善的行動學習體系,使每一個工作挑戰和創新探索都可能轉化為學習和成長的機會,使每一個員工、志愿者和服務對象都有機會成為“助人自助”的專業工作者。

 

 

截止到2015年,北京協作者相繼支持五名工作人員帶薪完成了社會工作專業碩士學習,并培育了大量的服務對象從求助者成長為志愿者。當北京協作者籌建中心運營團隊時,5名當年參加社會工作專業碩士學習的同事中,其中的三人相繼參與到中心的運營工作。1名在十年前接受協作者服務的流動兒童在完成金融專業的學習后,也加入中心運營團隊。

 

 

 

 

 

最重要的是這套行動學習體系被完整地復制到中心運營團隊中,保障了運營團隊具有良好的學習能力,能夠面對未知的工作,特別是像社會組織年檢、政策咨詢等之前社會組織從未承接過的政府轉移出來的工作。

 

 

2015年7月13日,北京協作者派出5名工作人員到市社團辦基金會處、社團處、民非處等業務處室進行年檢工作學習,通過參加無紙化年檢會、報表講解、網上操作等方式學習年檢知識和流程,并實地協助審核百余家社會組織年檢報告。在學習和實踐的基礎上,運營團隊分類整理匯總出年檢指引手冊,其中,包含了年檢報告需要審核的注意內容和標準,以及相關規章制度文件。除此之外,北京協作者還對各處室領導和工作人員進行了深度訪談,進一步了解政府各業務處室的職責和工作內容,為中心下一步開展工作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二)中心發展的主要障礙
 

1.
功利化、資本化和行政化的角力

 

 

當社會組織在努力地發揮公益性、整合性和專業性等優勢的同時,也面臨著功利化、資本化和行政化的角力。

 

 

如前所述,在政府、市場和社會三大板塊中,社會組織資源具有先天性不足,從社會組織內部規范化治理到外部的發展,都需要不同資源的介入與支持。按照最初的設想,中心需要撬動基金會和企業等資源,為其他社會組織提供支持。在市社團辦的協助下,中心與各類潛在的資源伙伴進行了洽談,然而收效甚微,中心的特殊身份再次發生了微妙的反應。兩年來,中心工作人員接待了形形色色的來訪者,“99%是到中心來要資源的,特別是一些企業和基金會,在他們眼里,中心充滿‘商機’和‘政府資源’。這其中相當一部分是上了財富榜的企業家辦的基金會,其中某知名企業基金會,為了樹立企業品牌形象,打著公益的旗號募集了一大堆二手物品,堆積如山,找到中心讓社會組織無償幫他們發放,不僅一分錢經費不給這些組織,還要求政府在購買服務項目時優先向該企業基金會購買。”中心的一位管理者說,“我憤怒地告訴他,你已經不是企業老板的秘書了,而是基金會的秘書長,你應該考慮如何充分利用好企業的資源,去支持那些缺少資源的基層行動者,而不是又為你的老板創造了多少利潤!”

 

 

荒誕的背后,折射出來的一個是資本力量的介入,不是單純地支持公益,參與社會問題的解決,而是借助公益來實現自己的牟利目的;另一個是行政力量過度干預。這兩股力量進來對公益產生很大的沖擊,其中一個危險的趨勢就是打著社會企業、社會創新、價值投資等各種概念,將部門利益和資本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將邊緣人群的需求和社會使命置于別處。由此導致社會組織培育扶持工作極易在資本和商業話語影響下迷失自我,更愿意去培育和扶持那些容易產生短期效益,容易錦上添花的組織,相反,那些真正在基層服務的草根組織,由于人力投入大,面對的問題傳統而艱巨,即使長期付出都不一定能看到根本性的改變,因此而被邊緣化。而恰恰是這些組織的服務建立了社會組織服務民生的陣地,構筑了中國公益慈善的底線。

 

 

中心工作者需要在多元價值的沖擊和誘惑下,避免陷入功利主義和形式主義的泥沼,這不僅需要健全的組織管理保障,還需要個人付出極大的心力。

 

 

2.
運營人才的匱乏

 

 

平臺的運營需要團隊擁有運營思維和技術、營銷思維和技術的專業人才,而這樣的人才對于專業人才普遍匱乏的社會組織領域來說,尤其稀缺,一方面當下無論是社會組織自身,還是教育領域,都缺乏此方面的人才儲備。另一方面,從企業領域引進此類人才,往往面臨著理念和收入的巨大反差,需要付出極其高昂的磨合成本。

 

 

此外,如前所述,中心運營工作更多是臺下支持,工作人員是幕后英雄,很難較快感受到價值感和成就感,加之運營任務時間要求緊迫,工作繁重,各方對績效要求高,事務性服務多,突發狀況多,導致很難留住專業人才。由此構成了短期內難以調和的矛盾。

 

 

3.
支持性組織的局限

 

 

成長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社會組織培育扶持工作的成效體現需要較長時間,而且是多種因素綜合發揮作用,才有可能顯現出來。有些時候很難判斷某個社會組織的變化是由于支持性組織的服務,還是源于其他的環境因素、政策因素或者偶然的機遇等等,需要足夠的信任和科學的評估。

 

 

隨著各地社會組織培育孵化平臺的興起,社會組織并沒有像預期的那樣蓬勃發展,反而越來越多的平臺出現了“空殼化”。事實上,那種認為有了社會組織培育孵化平臺,就能大舉培育發展社會組織的心態是非常危險的,支持性組織并不能替代政府的管理,也無法干預市場的分配。社會組織行業環境的改善,需要政府的體制改革,需要企業履行社會責任,需要公民意識的覺醒,需要社會組織的自我創新。而支持性組織的主要價值,就是發揮跨界合作的資源整合功能,建立涵蓋政府、企業、社會組織,以及公民廣泛參與的社會組織支持體系,創新性的推動社會組織發展。

 

 


 

 

(三)未來展望

 

2018年11月16日,中共北京市委社會工作委員會與北京市民政局合署辦公揭牌儀式在市民政局門前廣場舉行,北京市副市長王寧在揭牌儀式講話中指出,這“標志著全市社會建設工作和民政民生工作開啟了新篇章、邁上了新的征程”。

 

 

隨著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啟用,作為市級支持平臺,中心也將伴隨著這座古老的城市迎來一系列變化。

 

 

按照第二個合同期的工作規劃,未來兩年,中心將在加強服務的基礎上,重點開展資源配置機制建設,總結運營經驗,擴大技術輸出。包括完善并發布《北京市社會組織培育服務平臺運營規范》;將“社會組織助力計劃”在1.0基礎上迭代升級為面向支持性平臺的“助力計劃2.0”,加強對區街平臺的技術指導,為北京乃至全國的社會組織培育孵化平臺提供專業支持。

 

 

平臺運營工作也進一步鍛造了北京協作者“三位一體”(服務創新—研究倡導—專業支持)的戰略服務體系。未來三年,北京協作者將完成第四個組織戰略發展規劃,這個已經實現了“華麗轉身”的組織,始終有一種深深的憂慮:社會的發展需要大量扎根基層的社會組織,然而資源渠道越來越集中于技術精英和資本市場,草根組織在“社會創新”的浪潮中被進一步邊緣化,如同窮人的代際脫貧,其迭代發展越來越困難,亟需建設富有草根視角和智慧的新型支持平臺。為此,北京協作者將啟動“協作者學院”,這是一所沒有圍墻的草根支持平臺,致力于為有志于投身公益而又缺乏學習機會的弱勢青少年,提供專業教育,培育其成為專業人才,使弱者實現助人自助,使公益有人才可用。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